由《母亲教我的歌》和《白发亲娘》看中外歌曲的相似与不同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23 09:41:20

  摘要

  德沃夏克的《母亲教我的歌》和我国歌曲《白发亲娘》都是用以歌颂母亲的伟大与对母亲的怀念的著名歌曲,但是在音乐的写作上有呈现出中西不同的写作特点,本文就这两首歌曲的一些特点进行分析,希望能通过本文找出中西歌曲写作上的相似与不同之处。

  关键词:歌曲写作,中西歌曲写作特点,歌颂母亲

  德沃夏克的《母亲教我的歌》和我国歌曲《白发亲娘》都是用以歌颂母亲的伟大与对母亲的怀念的著名歌曲,但是在音乐的写作上有呈现出中西不同的写作特点,本文就这两首歌曲的一些特点进行分析,希望能通过本文找出中西歌曲写作上的相似与不同之处。

  一:歌曲的体裁

  从体裁上看,《母亲教我的歌》是以四句型乐段写成,按照起承转合的四句话来表现对母亲的情感,第二部分进行装饰变奏;而《白发亲娘》则是一首用主副歌结构写成的歌曲,歌曲第一部分是以平行乐段的形式写成,四个乐句中,只有第四乐句有较大变化,形成起伏明显的旋律以及向副歌进行过渡。

  两首歌曲的第一部分都是四句型乐段,但是在安排上各有不同。《母亲教我的歌》的四个乐句按照起承转合的形式,在第三乐句出现较大的变化,而第四乐句则类似前两个乐句,对整个音乐起到“合”的作用;而《白发亲娘》则是前三句用平行乐句的形式,在第四乐句进行旋律上的扩展与变化,形成更激烈的情绪,使音乐向副歌发展。

  二:歌曲的旋律与发展

  从旋律上来看这两首歌曲,也有比较明显的区别。虽然都是用以表现对母亲的情感,但是《母亲教我的歌》在旋律上呈现出比较朴实的发展状态,旋律中蕴含伤感的情怀。全曲的旋律进行都是以级进下行为主要的进行方式,表现出比较淡然、低落的情绪状态,只有在第三乐句(“转”乐句)与整体的下行风格形成对比,进行了旋律的上行,形成歌曲的高潮,然后又马上回到下行的第四乐句;而《白发亲娘》则是在表现情感方面更加的婉转与连绵不断,全曲旋律不断起伏,形成一种波浪式的层层递进,在旋律的一次次起伏中逐渐将情感推进至高点,再用波浪的形式慢慢回到起点。与《母亲教我的歌》直接表现出一种哀伤、真挚的情感不同,后者有一种娓娓道来的感觉。

  而在旋律的调式上则更能看出中西方音乐的差别:

  《母亲教我的歌》是用大小调的形式写成,而《白发亲娘》则是用我国的五声性民族调式写成。因此旋律风格上明显区别于前者,是一种充满东方色彩,充满民族特色的旋律风格,该曲事实上为E徵调式,旋律重心在3、5、6,大二度与小三度的五声调式特点在旋律进行中体现无疑。

  三:《母亲教我的歌》结构与和声布局

  该曲第1-8小节为音乐的前奏,第9-24小节为音乐的第一部分,第25-28小节为间奏,第29-46小节为音乐第二部分,第47-50小节为尾声。

  从和声上看,第一部分第一段第一句(第9-12小节)和声进行是传统的正格进行,I-IV-V,以V级和弦形成半终止;第二乐句(第13-16小节)以V7-I的正格进行形成种子,和声运用朴实、传统。第一部分第二段第一句(第17-20小节)和声状态已级进经过和弦为主,织体上形成比第一部分更加厚重的伴奏织体,低音声部从G音按小节为单位,半音上行级进至B音,其中第19小节的调外音A#是作为经过音。第二部分第二句(第21-24小节)和声进行为VI-IV-I,基本上全部建立在下属功能上,以变格进行的形式来完成音乐终止,伴奏织体依然呈现出比第一部分厚重的织体状态。

  全曲第二部分为第一部分的装饰变奏,旋律上进行装饰变奏,使得旋律的色彩性更为丰富,伴奏织体中则是加入大量倚音,丰富和声织体的音响色彩,与第一部分形成对比,第41小节旋律中出现的调外音D#同样是作为经过音的形式下行解决到D。

  四、《白发亲娘》结构与和声布局

  这是一首以主副歌结构写成的歌曲,用婉转起伏的进行来表现对母亲倾诉的情感特点。

  全曲第1-9小节为歌曲前奏部分,前奏部分旋律写作来源于副歌部分的旋律材料。第10-25小节为歌曲的主歌部分,以平行乐段的形式写成,第一乐句(10-13小节)旋律起伏,第二乐句(第14-17)小节是对第一乐句的模仿,扩大跳进音程,加强情感的表达,第三句完全重复第一句,而第四句(22-25小节)则与前三句形成对比,以下行跳进开始,跳进音程打,旋律起伏更加明显,凸显出更强烈的情感。

  该曲副歌部分为第26-60小节,副歌部分的体裁是有再现的单二部曲式,第26-42小节为单二部曲式的第一部分,用平行乐段的形式写成,第一部分结束在徵音E上,为A调属音。第43-48小节为单二部曲式的中段,该乐句宫6小节,在长度上有两小节的扩充,而第49-60小节则为单二的再现乐句,再现副歌的主题材料。

  从和声上看,因为该曲是以我国五声性民族调式写成,因此和声的运用上显示出与大小调和声进行不同的状态,全曲和声进行并不以主、属、下属,强调功能性,强调正音级的形式来作为和声基础,而在和声上更多的强调色彩性。全曲为E徵第14小节出现的G音为E和声大调VI级和弦,用以增加伴奏色彩,而15,16小节的D#则是E大调导音,用来加强向E音的倾向性。而诸葛部分第二段的D则是用来加强五声性的调式特点与和谐程度。

  副歌部分伴奏织体流动性加强,使用了大量的调外音作为经过音来增加伴奏部分的色彩性,而第28小节的A#则是由于该小节使用了一个副属和弦F#7作为后一小节的临时属和弦;31小节的E#作为经过音用以加强流动性;第32小节的D#则为E调属和弦的和弦音,加强中之感。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母亲教我的歌》在旋律和伴奏织体的写作上都更倾向于用一种和谐,朴实无华的状态去表现真挚的情感,而《白发亲娘》则是旋律上更为婉转,和声织体上有更多的色彩性,调外音使用更多,从而表现出更多的情感。

  参考文献:

  1.德沃夏克《母亲教我的歌》原谱;

  2.王锡仁曲、石顺义词、吴慰云配伴奏《白发亲娘》钢琴伴奏谱;


戏剧之家采编部版权所有:戏剧之家杂志社编辑部网站,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