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民间音乐研究中存在的几个问题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2-17 15:36:57

  新世纪以来,掀起一股民间音乐研究热潮,相关的论文、论著越来越多,视野越来越宽,方法越来越新,研究队伍越来越庞大......然而,这种热火朝天的表象背后却是民间音乐的不断衰亡。

  缘何会出现这种现象,本人经过长期观察与思考,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当下的民间音乐研究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错误地把“去音乐化”看作时尚

  当前在我国民间音乐研究中,“去音乐化”的现象非常严重,许多民间音乐的研究者脱离音乐本体,越来越不关心音乐本身,许研究论文和专著,洋洋洒洒数万字,不见一个音符,更没有对音乐本体的深入研究,满篇尽是所谓的“音乐文化”的描述,甚至还有一些与音乐无关的内容,美其名曰音乐的文化研究。

  引进这种研究倾向已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比如这种研究成果,不能及时地对我们急待继承、发展、创新的民间音乐提供有益的理论支持,导致许多民间音乐濒亡;再比如这种民间音乐研究者,大部分人没有受到过“文化学”的专门训练,在“文化学”方面没有很深的造诣,以这样的水平进行“文化学”性质的研究,必然达不到专业水平,从而导致其研究成果不伦不类……

  针对这种不良倾向,音乐界的许多专家学者提出了批评和建议。杜亚雄在《民族音乐学是研究音乐的学问》(《中国音乐2012.1.22页》)一文中批评了不重视从音乐方面研究音乐的倾向。伍国栋也提出我国民族音乐学界在研究方面有“音乐形态、本体消解”的倾向,并指出如果长此以往,将导致“迷失本位,自断血脉”。(《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09.(1):11-17)但是所有这些并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然而,当下这种去音乐化倾向似乎有越演越烈之势,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

  二、错误地把猎奇当做“求新”

  在民间音乐研究的另一个问题是为了盲目追求研究课题的新颖,为了所谓的“创新”。在选题过程中追求“一曲一题”、“一地一题”,甚至达到“猎奇”的程度,导致对往昔音乐的盲目追寻与重构。只要是民间曾经有过的音乐事项,不论好坏,先拿过来“研究”一番,再一厢情愿地提出几条保护措施,便成就一篇音乐论文。

  这种倾向对民间音乐研究造成的问题是非常重大的。首先导致研究人员研究工作的浮躁及研究事项的不深入;其次是导致的对往昔音乐盲目的重构进而对往昔音乐“原汁原味”地保护,反而造成人们对当下流传的活生生的民间音乐的漠视,这种脱离现实的研究也是造成当今民间音乐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错误地把盲目引进西方理论“范式”作为先进

  当下在民间音乐研究中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盲目地引进和学习西方所谓的“先进理论”和“范式”,对这些成果不进行分析与甄别随意追随与模仿,与我们当下的民间音乐实践相距甚远,再加上诸多生僻的西方“概念”与“定义”,致使多数人对此研究失去兴趣,甚至一些音乐专业人士也对此关注越来越少,好多论文均成为一些人的自我“游戏”,虽然堆积如山,却是无人问津,实在是一种浪费。

  四、盲目地保护

  对民间音乐研究的另外一个突出的问题是盲目的保护,只要是民间曾经有过的表演,不管是不是有价值,一律要保护,并且是“原汁原味”地保护,甚至是复原。于是有价值的民间艺术要保护,没价值的也保护,甚至民间音乐研究已经形成固定模式:第一部分写文化背景,第二部分写历史发展,第三部分是保护措施,什么“政府的经济支持啦”,什么“民间音乐进校园”啦,......简直令人啼笑皆非,

  造成以上问题的原因是浮躁的学术风气,对自己的研究不求与音乐实践相结合,不求解决实际问题,但求早出成果、快出成果为唯一追求。比如前面所述,在选题方面的“猎奇”现象,就是这种浮躁风气的一种表现,从一开始就没有想沉下心来,从多方面、多视角将一个音乐现象研究透彻,而只是为博得眼球,下大功夫找一个人们都不注意的现象“研究”一番,以图早出“成果”,至于研究成果的“价值”,那是另外的事情。再比如盲目引进西方理论成果及思潮,本来引进音乐学界的理论成果是一件大好的事情,如果对这些成果进行认真分析,合理利用,对我们的民间音乐研究无疑大有裨益。然而我们的好多研究者为了早出成果,对这些理论生搬硬套,致使研究成果离现实的音乐生活越来越远,这样的研究,简直就是瞎胡闹。

  五、鉴于以上种种问题,笔者对民间音乐研究提出几点意见:

  1、在文化与音乐形态方面,我们更应该重视音乐形态研究。因为音乐的审美功能是欣赏音乐中首先产生作用的,也是人欣赏音乐的首要和主要目的,音乐的主要魅力就在于其审美,而要做到这一点,离开音乐形态的研究,我们注定徒劳无益。

  2、在研究对象的选择上,对过去的音乐与当下的音乐中,我们更应该重视当下的音乐,这些在当下还生存的民间音乐对我们的生活意义重大,需要研究的方面也较多,我们更应该重视这一方面的研究,而不是脱离现实生活,把主要精力放在年代久远的、偏僻角落里的几件“老古董”上。

  3、在传统的保护与创新发展方面,我们更要重视创新发展。对民间音乐来说,创新发展才是真正的保护,保护是为了发展,发展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脱离创新能力、创新意识、创新程序的保护无异于缘木求鱼。所以对民间音乐我们必须求创新、求发展、求未来。

  4、在对西方音乐理论的运用方面,我们必须仔细甄别,认真分析,依据我们的实际情况进行合理利用。


戏剧之家采编部版权所有:戏剧之家杂志社编辑部网站,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投稿邮箱